•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掷股谈金打卡获得15积分
  • 掷股谈金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 掷股谈金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钟铭宇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掷股谈金打卡获得10积分
  • Didiao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策测解金打卡获得20积分
  • 掷股谈金打卡获得15积分
  • 杨艳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Didiao打卡获得10积分
  • 鹏城道远打卡获得15积分
  • 策测解金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py18680061879打卡获得15积分
我要打卡

历史表明 投资者可能高估了美国大选对股市的持久推动作用
  天成 2020-09-21 11:48:19 27964
换句话说,所有人都可能高估了美国大选对市场的重要或持久推动作用。但是,这次选举难道不是两种竞争激烈的选择吗?一种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和经济哲学,另一种是对选举公正性的担忧和选举结果延迟的担忧。

【友财网外汇资讯】-总统选举是华尔街之前的下一个已知的重大事件。投资策略师正忙于推出政治剧本,其中大多数都是从类似“客户继续问我们选举的影响……”这样的话开始的。这是被引用的首要风险因素,是预测秋季波动性的普遍借口。


历史表明 投资者可能高估了美国大选对股市的持久推动作用


换句话说,所有人都可能高估了美国大选对市场的重要或持久推动作用。


但是,这次选举难道不是两种竞争激烈的选择吗?一种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和经济哲学,另一种是对选举公正性的担忧和选举结果延迟的担忧。


当然。但认为选举被夸大为决定性的、可利用的市场波动因素的一个原因是,投资者总是夸大选举,而选举很少被证明是经济或市场周期的工具拐点。


为了将选举视为投资举措的具体催化剂,人们必须阻碍选举结果,预测国会的组成,直观地了解关键的政策优先事项,评估它们成为法律的可能性,估计它们的经济影响,然后确定这棵决策树的多少已经被定价到金融市场。听起来可行吗?


*从里根到特朗普*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带来了现代最伟大的牛市,你怎么看?1980年11月大选后,股市一直很疲软,直到1982年10月经济衰退结束、美联储放松货币政策才开始反弹。


克林顿90年代的市场天堂?当他1992年当选总统时,经济和股市已经处于复苏状态,当时美联储将利率维持在低位,90年代的大幅增长开始于1994年之后,当时政策制定陷入僵局。


想想拜登总统上台后资本利得税率的提高会不会打压股市?也许会有一股提前抛售的风潮。但1986年和2013年的资本利得税上调并没有破坏强劲的牛市。


众所周知,2016年,华尔街的智慧错了,当时唐纳德·特朗普获胜被视为对股市构成危险。随着回报的增加,标准普尔期货在隔夜短暂下跌了7%,除此之外,这是大错特错的,因为已经紧张和谨慎的股市因名义增长率上升、税收降低和财政约束减少而迅速重新定价。


然而,即使投资者事先知道了结果,他们商定的玩游戏的方式也是相当错误的。在放松管制的特朗普政府下,能源和金融类股被视为最佳押注;它们是自2016年以来最糟糕的行业。在小盘股、油类股和银行股上涨约一个月后,科技股引领的牛市重新开始。


*统计学意义?*


市场中较为明显的模式之一,不是它们对选举的反应,而是它们在选举前的表现。Ned Davis Research指出,从9月15日到1900年总统选举日,市场在现任政党获胜之前表现得比失败更好。领先最有利于共和党获胜前的股市。


但3%的平均涨幅和0.6%的平均亏损之间存在差异,这算不上巨大的业绩差距。自现代市场出现以来,美国总统选举只有几十次,在各种结果和政党安排下的市场经验,是否能提供一定程度的统计显著性,从而决定投资策略?


共和党执政期间的损失对选举前的股市来说是最糟糕的,但你猜怎么着?这是选举后一年所有市场回报设置中最好的。


*预期波动*


今年大选前的市场走势似乎在几个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数月来,波动率指数(VIX)期货市场针对选举期间波动的保护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在正常市场中,VIX期货价格随到期时间的延长而上升。但10月和11月波动率指数(VIX)期货(会捕捉到与选举相关的市场动荡)高于30,随后几个月价格会下跌。


债券市场策略师还指出,11月3日左右,基于市场的美国国债和公司债券工具的波动性预期也出现了类似的大幅上升。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各机构已经为如此之早的投票做好了充分的对冲和防范,那么结果(无论结果如何)是否不会引发紧张局势的缓解?


*未解决的结果*


但是未解决或有争议的结果呢?让市场焦虑情绪持续一段时间是有道理的。高盛(Goldman Sachs)上周指出,“市场预计11月4日(选举日之后一天)的一天走势已从8月中旬的3.2%降至目前的2.8%,因为投资者评估了得出最终选举结果所需的时间可能比平时长。"


但即使在2000年大选悬而未决一个多月的时候,市场对大选的不安甚至在回顾时都没有被视为市场路径的核心——在这种情况下,一场始于8个月前、直到2002年底才会触底的熊市正在展开。


DataTrek Research联合创始人杰西卡·拉贝(Jessica Rabe)指出,从2000年大选日到最高法院裁定布什(George W. Bush)获胜的五周时间里,标普500指数下滑了4.2%。然而,就在此前不久,已经处于压力之下的纳斯达克(Nasdaq)吸收了微软(Microsoft)和大量其他科技公司的主要收益预警。


正如拉贝所说,“长期和显著的波动通常源于经济冲击,而不是政治相关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即将到来的选举不能成为市场进一步动荡和投资者风险厌恶情绪上升的完美合适的借口,为目前领先市场的股票已经突破了前进的步伐,股市已进入回调模式。


但在所有相关因素中——美联储的坚决支持、断断续续的经济复苏、强劲的住房需求、企业利润从低迷水平上升、投资者愿意为长期增长的股票买单——选举不太可能是决定或打破这一周期的因素。


【版权申明】友财网部分图文转载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介绍及报道时事新闻所用。友财网不拥有版权,版权归版权持有人所有,如有版权方请联系我们删除!
字数:0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