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晋廷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鼎盛金师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鼎盛金师打卡获得20积分
  • 鼎盛金师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方源打卡获得20积分
  • 邹彬晟打卡获得10积分
  • 千艺打卡获得20积分
  • ab456321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 鼎盛金师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我要打卡

扎克伯格谈AR/VR未来十年路线图
  Gatesby 2022-09-22 15:09:06 14148
扎克伯格就是一个充满铜臭味的投机商人,尤其当他在 2019 年选择走轻量化路线,做 VR 一体机、元宇宙,并与卡马克为代表的 Oculus 技术派产生分歧时,这种质疑也达到顶峰。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扎克伯格发一张简陋的元宇宙自拍,会在欧美引发山呼海啸般的嘲讽。

【友财网讯】-扎克伯格表示,未来十年AR将让电影、游戏不被限制在长方形的屏幕里,VR将实现办公、社交等需求。

去年底,美国杂志《新共和》把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评选为「年度恶人」,杂志编辑在评语里写道:「扎克伯格在一场冗长且令人生厌的演讲中提出元宇宙的概念,完全不顾人们在非虚拟生活中真正想要做什么,更不用说在虚拟生活中了。」


扎克伯格谈AR/VR未来十年路线图


众所周知,欧美人讨厌马克·扎克伯格。讨厌他那机器人一样的外形,讨厌他年纪轻轻就是亿万富豪,讨厌脸书对媒体的控制,讨厌 Meta 一年烧掉上百亿美元追求虚无缥缈的元宇宙——甚至就连因此受益的 VR 用户和从业者,对扎克伯格的印象也算不上太好。


在信奉技术的极客眼中,扎克伯格就是一个充满铜臭味的投机商人,尤其当他在 2019 年选择走轻量化路线,做 VR 一体机、元宇宙,并与卡马克为代表的 Oculus 技术派产生分歧时,这种质疑也达到顶峰。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扎克伯格发一张简陋的元宇宙自拍,会在欧美引发山呼海啸般的嘲讽。


你可以质疑 Meta 的元宇宙能否成功,但对一年花 100 亿美元「学费」的扎克伯格,不能否认的是,今天他依然站在这个行业的最高处,拥有俯瞰 VR/AR 和元宇宙最清晰的视野。


或许是为了挽回自己「手滑」,或许是为即将发布的 Quest 2 Pro 暖场,近日扎克伯格做客全美最火的播客栏目《罗根体验秀》,与 UFC 大嘴评论员乔·罗根进行了一场两个多小时的对话。


在这期播客节目里,扎克伯格对新 Quest、VR/AR 未来的技术路线、元宇宙、神经接口、VR 社交和 VR 办公等行业的关键问题,详谈了自己了解的现状和看法。与发布会等公关场合上打官腔不同,这场与罗根的对话,扎克伯格讲出了不少干货。


以下为乔·罗根对话扎克伯格部分内容节选


01「我们在做的是一步一步增加在场感」


乔·罗根:你的新 Oculus 很棒,令人印象深刻。


扎克伯格:是的,10 月份发布。我们将在即将到来的 Connect Conference 上讨论它,我对此非常兴奋。


乔·罗根:戴上它的时候非常有趣,我面前有一个化身,那是一个女异形(alien woman)。当我移动我的嘴时,女异形移动她的嘴。当我左右移动我的眼睛时,她跟着我的眼睛移动。当我做一张愤怒的脸时,她也作愤怒状...... 太不可思议了。你可以看到模仿过程,它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直接模仿人类,但这很酷。


扎克伯格:对我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在帮助人们建立连接。只是我开始思考,人们使用技术来感受彼此存在的最终表达是什么?当它不是手机,也不是电脑时。


比如你如何获得这种真实存在的知觉,就像你和另一个人待在一起一样,对我来说这是虚拟现实,乃至最终增强现实要实现的目标。你只需要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运行技术路线图,一步步解锁它。而对于 10 月份即将推出的下一款设备,有一些重大的功能,像你所说的,本质上是关于社交存在(social present)。


新版虚拟现实中有某种眼神交流的能力,让你的脸被跟踪,这样你的化身就不仅仅是静止的东西。如果你微笑,如果你皱眉,或者你撅着嘴,不管你的表情是什么,实际上都可以实时转化给你的化身。就像人们待在一起那样,身体语言比口头交流更多。


乔·罗根:关于面部追踪你说得很对。打个比方,如果你用FaceTime 通话,你是看不到对方的眼睛的。如果你看着手机的镜头,那么你只是在向上看;而如果向下看屏幕上的人脸,你并没有和对方进行眼神交流。但是如果有了 VR 的化身,就能够重现真正的眼神交流。


扎克伯格:是的,这将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这么做。今天,通过技术我们可以打语音电话和视频电话,这很棒。因为如果你现在不能和某个人待在一起,能够看到他们的脸是件好事。但是当你在视频通话时,你不会觉得你真的和对方待在一起,即便你有信号可以获得信息,可以看到他们的脸。


在整个过程中,你都在试图说服你的大脑,你真的和他们在一起,但你的大脑知道:在更深的维度上,你实际上并没有和对方待在一起,你只是得到了一些诸如他们是谁、长什么样子的信息。


我认为,虚拟现实本质上解决的是:虽然你不在场,但让大脑相信「它」真的待在那里。要做到这件事需要解决很多意识层面的问题,每次我们做出一个新的版本,我们只是试着打破一个又一个的障碍。


很明显第一个障碍,就是要有一个头显,可以环顾四周。为此需要做到什么?你的眼睛基本上每五毫秒刷新一次。所以如果你转过头,而图像没有在五毫秒内刷新到你看的地方,那么你的视觉系统和你的前庭系统以及耳朵里的平衡感之间就会产生巨大的不匹配,人们随之感到身体不适。


然后我们有了手,这个事情很有趣。一开始我们想展示整个手臂,因为仅仅看到你的手有点奇怪。但事实上,你的大脑完全愿意接受看到你的手而没有长长的手臂,因为是你的手去试图操纵东西。另外,如果我们的插帧技术使得手臂位置翻转错位,你会感觉:啊,我的手肘断了,这样就会出问题。


所以尽管只展示出有限数量的信号(signals),但是他们在模拟现实的正确度上越来越好。接下来需要做的只是随着时间增加信号。


在之前的版本中,眼神交流全部只是 AI 模拟的,实际上我们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有眼神交流,因为我们没有追踪眼睛。现在这个版本,我们希望模拟的很多不同信号在向前演进。你将能够有真实的面部表情,并直接映射到你的化身。


总的来说,有这样一个路线图:就是关于你如何传递这种真正的在场感(presence),就像你和另一个人待在一起一样,不管你实际上在哪里。


乔·罗根:这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头显)追踪的方式,并不是通过把追踪器放在身上,但你认为最终会是这样吗?会像一个玩家必须要穿戴上触觉反馈套装(haptic feedback suit)才能进入游戏吗?这样,你就会完全身临其境。还是说你认为现在这种方式可以准确地模仿你身体的运动,而不需要你穿什么?


扎克伯格:我认为穿戴装备来进一步增强体验是有机会的。我们已经用触觉手套做了这些实验,如果你触摸一个数字世界里的物体,比如把球从一只手扔到另一只手,你可以从身体上感觉到你手里的球。这很酷,但我想设计成一种你不需要戴手套的方式。


所以今天有两种主要的追踪模式,其中一种是由内而外(inside-out)的追踪,你戴着头显,它会追踪你的动作、手臂,最终它还会用人工智能模型追踪你的腿。这种模式最大的优势是只用头显就可以做到这一切,而不需要有很多不同设备,甚至不用控制器。同时,头显会变得更小、更便携。你不会想有一个装置需要配 10 个部件。


也许有时候你想有那种沉浸感超强的体验,或者想在家里有这种体验,但我认为最终人们只想有可以方便携带到任何地方的产品,不管是在飞机上,还是在办公室工作,或者去咖啡店什么的。为此,你真的只想让它在一个设备上工作,所以最好只是一副眼镜或类似的东西。


VR 和 AR 是两种不同的发展路径,但它们显然从根本上是相互关联的,共同构成了虚拟现实。所以今天能继续构建 Quest 2,它现在相当流行,做得很好。并且,我觉得新版本的推出,会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


我们研究了很多新技术集成其中,但同时,它建立在几十年的先进技术和显示器技术基础之上,包括来自电视、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技术。其中一些显示技术的面市,本就已经建立在过去数十年的创新之上。


AR 是一个非常不同的野兽,因为你想得到的真的不是头显,你想得到一副看起来正常的眼镜。这绝非像产品线框图那么简单,因为你需要在里面装一些电子设备。大体上需要有一台电脑、一个扬声器、麦克风、电池和激光投影仪在里面,然后是显示器。


我们和许多人看中一种叫做光波导的技术,它与屏幕完全不同,因为它是一个特殊的屏幕,你在看一个东西时,基本上你就像在看屏幕上的所有像素。波导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实际上是薄得透明的,所以你可以通过它看到世界,然后它会显示全息图,并能够成像放置在不同景深空间。


02AR 将让电影、游戏不被限制在长方形的屏幕里


乔·罗根:作为一种技术,什么是光波导呢?


扎克伯格:它们可以由不同的物质组成,塑料、玻璃这样不同的基材制成。同时,它们以不同的方式被蚀刻或打印,这里尚且存在一个大的争论。现在有很多研究正在探索:哪种方法可以创建具有正确属性的波导?因为希望为增强现实提供足够宽广的视野。


所以你可以想象五年后我们会有这样的对话。我人不在这里,而你戴上我们的眼镜后,全息图版的马克·扎克伯格在这里。


这不仅仅是以一种全息图的方式运行,还有所有这些不同的维度所带来的在场感。就像,如果想远程玩扑克,我们可以玩全息图,我发一副全息图的牌,你戴着眼镜,可以身体力行地拿起全息图扑克,然后拥有一个扑克之夜,我们这些朋友就身处你物理空间的周围,只不过其中一些人以全息图的形式在这里,这实际上有点疯狂。


我喜欢做的一个思想实验是:思考世界上我们拥有的实体东西有多么少是真正需要实体存在于物理空间的?


显然,像椅子这样的东西是需要是以实际物体的形式存在的,但是大多数娱乐类的东西,不仅仅是纸牌,还有游戏、大多数媒体、电视,很可能不需要实体。它就像一个应用程序,把全息图放在那里当电视,我们戴上眼镜看你想看的任何东西。


这些东西现在被限在长方形的屏幕里,因为有很多限制,比如生产制作的物理学原理,但是在未来,会有一些高中生或大学生开发应用程序,他们会很疯狂,疯狂的东西会被创造出来。所以你最终会建造一种所有都能实现的东西。他们是眼镜。


乔·罗根:那么这些眼镜现在有没有在生产或开发中?就像你谈论的这种技术,你可以看到不存在的东西,在那里你看地图、看视频,所有这些都在一个眼镜框架里的小电脑上。它们现在已经存在了?


扎克伯格: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三到五年里,会得到看起来像完整版的东西。终极的 AR 体验就像,你有一副看起来正常的眼镜,可以呈现全息图,这样你就可以随时随地与人互动。但它一开始也会非常昂贵,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降到数百美元。


但是如果先放松一些限制条件,比如外形因素,你会开始看到一些版本。先有一个头显而不要求看起来正常的眼镜,那这就是 10 月份即将上市的新设备,将混合现实纳入了虚拟现实中。


混合现实是指你在虚拟现实的背景下看到周围的物理世界,它不是通过波导发生的,而是通过设备上的摄像头来捕捉世界,然后实时转换成立体图像。对于 3D 成像,因为我们有两只眼睛,两只眼睛看到的(视域和图像)略有不同,电脑把它们呈现在一起,而后你可以在上面叠加数字化的物体。


比如,当我进行击剑格斗的时候,我的人和剑都是数字化虚拟版本,否则能看到的只有大厅。所以你可以看到那些开始构建的 AR 体验,VR/AR 的体验优先于头显的外形要求(轻便)。这是行业正在探索方向之一。


另一个方向是必须以头显外形为优先级,因为想要拥有看起来像普通眼镜的东西。(然后去思考)今天我们能装在一副普通眼镜里的最先进的技术是什么?有点像从侧面出发。


在智能眼镜方面,我们和雷朋(Ray-Ban)合作制造,它们会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智能眼镜。我们会继续开发新版本,但大体上,你可以得到一副外形像雷朋旅行者的智能眼镜。现在,它里面已经有电话、扬声器,可以拍照和录像;通过语音命令,你可以把这些发布到 Instagram 上。


乔·罗根:用这些东西拍摄的图片质量如何?


扎克伯格:非常好。我没有弄错规格的话,它没有今天的后置摄像头那么好,看起来像前置摄像头。它可以适配安装在眼镜的边角。


乔·罗根:如果人们开始用它拍摄,会不会带来隐私问题?


扎克伯格:会的,所以我们做了设计,它上面有灯,无论任何时候都在那里,我认为这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乔·罗根:所以能在灯上贴一条胶带吗?


扎克伯格:理论上应该可以。


乔·罗根:所以角落里的那个小东西是灯吗?


扎克伯格:不,那是 Lastolite(丽图徕)在闪烁,它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指示器,如果你把一块胶带放在上面,它可能会干扰相机。


乔·罗根:这些「旅行者」智能眼镜和「旅行者」普通眼镜的大小一样吗?还是会有更粗的镜框?


扎克伯格:稍微粗一点,但重量差不多。之所以我们和雷朋合作,是因为他们对眼镜设计了解很多,非常敏锐,而这不是我们的专长,和他们一起工作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在限制条件上,他们了解:在避免过重且长时间佩戴不舒服的前提下,它实际上可以做多大。雷朋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到目前为止的合作非常棒,期待和他们一起开发更多的东西。


大体上就这两条技术路线。尽可能加上所有的功能,但是在一个比你想要的外形更大的设备上;又或者,每一两年把更多的技术加到你想要的外形上,让它成为一个更棒的设计。最终,这些东西会融合,你既会得到功能,也会得到外形,但是在一段时间内它仍然有点贵,然后在快速推进几年后,会成为主流。


但即使是今天的 VR,也做得很好。我们不会发布准确的销售数字,但它的量级与 Xbox、Playstation 或其他类似平台差不多。


当我们开始做的时候,游戏是 VR 的第一个场景。但是很快,VR 会增加不同的场景。因为人们做的主要事情,实际上是交流,这是我们在生活中获得意义的方式——与他人互动,所以这是 VR 肯定会发生的事情。如果你看看现在的顶级 App 和 VR,大多基本上是社交元宇宙,可以和朋友一起在 App 里闲逛,而不是以任何特定的游戏为中心。


从游戏开始,VR 的场景还在不断发展,它将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交平台,可以和朋友一起泡在里面,并身临其境。这些场景很疯狂,比我想象中发生的更早。


一个重要的场景是健身,VR 就像适于健身的第一个物理计算平台(physical computer platforms)。当你在用电脑时,你不喜欢四处走动;当你用手机时,你可能可以四处走动,但它有点尴尬,因为你看着的是小屏幕。但像 VR/AR 真的被设计成你能够四处走动、做事、与世界互动,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讨厌坐在桌子前,那让我感觉无精打采,在浪费我的一天。


在这方面,现在已经有几家公司有一些很棒的内容,比如 Peloton 专门为 VR 打造的体验。Peloton 卖给你自行车或跑步机,然后你购买订阅,就会得到具有真实体验的课程。还有几家公司在做有氧运动、舞蹈的、拳击的课程。但是你不需要买自行车,你只需要你的 Quest 头显。


一旦你有了头显,你就可以订阅这些公司的课,在里面做不同的事情、健身,我觉得这相当酷炫,很狂野。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情长期来看一定会发生,但它现在就已经发生了,比我想象的要快,这真的很酷。


03VR 的终点不一定是《黑客帝国》


乔·罗根:如果你做拳击游戏,你会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身体锻炼。当虚拟拳击手向你走来、在拳台上向你挥拳时,你移动你的头,会得到非常高的心率,消耗了很多能量,这是非常好的有氧运动。并且,你发现你的脚会疼,因为一直在旋转和移动,一直在改变姿势,试图摆脱拳头。而当你继续解锁更高级别的游戏时,一些游戏比如对手会变得更加棘手,而这样的体验令人兴奋,也很有趣。最终你离开游戏时,你真的筋疲力尽了,这就是一次非常好的身体锻炼。


扎克伯格:是的。这就是整个平台的本质,也是我喜欢它的原因之一。但是,那些甚至没有试图成为健身 App,只是碰巧成为锻炼身体的项目。


乔·罗根:VR 能让两个人今晚来一场击剑比赛,这真的很有趣。在一场虚拟击剑比赛中,你面对一个方向,大约 30 英尺远,我面对另一个方向,我们甚至没有面向对方。但这都没关系。你在孟加拉国,我在罗马,我们依旧可以一起玩。但,VR 能让拳击做到这一点吗?


扎克伯格:击剑 Demo 是由我们内部团队制作的,因为我们还没有发布新设备。所以,为了让硬件发挥作用,我们自己开发了这个 Demo。


但是,拳击游戏是由其他游戏开发者、不同的开发者制作的,我不确定他们中是否支持多人游戏。我玩过的都是单人游戏的形式,确实让拳击战斗变得更刺激,我真的很喜欢《Creed》(注:一款拳击 VR 游戏)。我觉得他们能做多人游戏模式,而且也没有什么因素会阻止他们这样做。所以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增加这个功能。


乔·罗根:这似乎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如果我们谈论武术,比如泰拳等等,我认为柔术会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你必须在身体上有东西可以抵抗。但如果你能想做一个泰拳模式,唯一要解决的问题是当你接触到物体时,物体会改变。物体会随着人的位置和动作而改变。你可以逃脱,也可以不逃脱。相比之下,拳击在这方面非常好,这可能是虚拟现实中最好的格斗运动,因为你甚至不需要打任何东西来感觉自己好像被拳击中,你的屏幕会亮起,就像你感觉自己被击中一样。


扎克伯格:是的,做一个挥拳头的 VR 游戏更容易。柔术的话如果你没有一个特制的垫子或者其他东西,想要模拟出翻滚或者其他动作,并把人体的真实重量加进去,其实很困难。


乔·罗根:你是否想象有一天玩游戏时身体真实的感觉会变得无关紧要,因为一切都会发生在你的脑海中。不管是触觉反馈,还是其他类型的输入,即使没有真实的物体,体感却都跟真实存在一样,就像《黑客帝国》。这会是最终的发展方向吗?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但我认为我们的很多体验都是基于我们的身体,而不仅仅是我们的思想。


的确有一种哲学思想,认为人类的存在只是大脑(我思故我在)。但我一点也不认同,我不知道你如何感知事物,但我觉得我的活力和情绪,以及我与世界的互动方式,都是基于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你的大脑模拟现实世界也许是可能的,但我不相信只是大脑在起作用,我认为在所有的体验中,身体是同样重要的。


【版权申明】友财网部分图文转载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介绍及报道时事新闻所用。友财网不拥有版权,版权归版权持有人所有,如有版权方请联系我们删除!
字数:0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