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人物打卡获得1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闫瑞祥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15积分
  • 孙建发打卡获得15积分
  • 欧阳向希打卡获得20积分
  • WAYING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孙建发打卡获得10积分
  • sun001002打卡获得2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10积分
  • 闫瑞祥打卡获得15积分
  • 邵悦华打卡获得15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20积分
  • eison打卡获得20积分
  • 孙建发打卡获得10积分
  • 闫瑞祥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2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20积分
  • 缘水打卡获得10积分
  • 孙建发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闫瑞祥打卡获得20积分
我要打卡

从25年监禁到仅仅4个月:了解加密货币亿万富翁首席执行官竞争对手的最终判决
  帕克多 2024-05-07 09:15:17 27962
对于赵长鹏和班克曼-弗里德之间旷日持久的战斗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结局,有点反高潮。这两个人是传奇的对手,也是2.2万亿美元加密货币行业的关键管理者。

【友财网讯】-上周二,币安(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被判处四个月监禁,这场曾经的加密货币巨头之间的激烈竞争在西雅图联邦法院结束。一个月前,在对岸的曼哈顿市中心,FTX的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因犯罪被判处25年监禁。


从25年监禁到仅仅4个月:了解加密货币亿万富翁首席执行官竞争对手的最终判决



对于赵长鹏和班克曼-弗里德之间旷日持久的战斗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结局,有点反高潮。这两个人是传奇的对手,也是2.2万亿美元加密货币行业的关键管理者。



多年来,币安的赵长鹏和FTX的班克曼-弗里德向大众宣扬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力量。两人都是比特币亿万富翁,开着丰田车,经营着自己的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向公众推销一个由科技驱动的新世界秩序;一个是由无国界虚拟货币组成的替代金融体系,通过消除银行等中间商和政府的过度干预,解放受压迫者。



最终,两者还帮助加密货币批评者和监管机构证明,怀疑论者一直都是正确的——该行业充斥着骗子和欺诈者,他们打算利用新技术来实施古老的犯罪。



现年32岁的班克曼-弗里德在11月初被判犯有七项刑事罪名,其中包括从FTX客户那里窃取数十亿美元的指控。在班克曼-弗里德被定罪后不到三周,47岁的赵长鹏承认了刑事指控,并辞去了币安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这是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43亿美元和解协议的一部分。



然而,这对对手在其他很多方面都存在明显的分歧——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各自的刑期相差296个月。



CFTC前高级出庭律师布雷登·佩里(Braden Perry)表示:“比较赵长鹏和班克曼-弗里德,这两个数字在加密货币领域都很突出,但情况截然不同。”



佩里说:“他们涉嫌犯罪的性质反映了加密货币‘黑暗’和非法角落的不同方面:赵长鹏的案件似乎侧重于监管和合规失败,而班克曼-弗里德的案件则取决于直接的金融不当行为和欺骗。”



事实上,这两位前加密货币首席执行官的不同后果表明,这两人最终在商业或个人交往中毫无相似之处。



*两个比特币亿万富翁的故事*


正是一些小事情——你一开始不会注意到的那种细节,一旦注意到往往就很难阐明其重要性——暴露了这两位前首席执行官之间更显著的差异。



以曼弗雷德(Manfred)为例,这是一只破旧的毛绒动物,班克曼-弗里德从出生起就带着它环游世界,从加利福尼亚到香港,再到巴哈马,然后回到帕洛阿尔托的家,这位FTX创始人在那里被软禁,直到他因篡改证人而被拘留。


这个32岁的玩具已经失去了很多形状和特征,在他入狱前的最后几天,他坐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父母家中装修简陋的房间的床上。乍一看,这是一个无害的道具,更多的是对青少年精神的迷人致敬,而不是一些认识他的人后来试图把它变成一扇通往班克曼-弗里德内心世界的窗户。



班克曼-弗里德的两位前同事和朋友轮流猜测这句话的含义。据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撰写的班克曼-弗里德传记《无限》(Going Infinite)中的报道,有人认为,班克曼-弗里德把这个毛绒玩具放在身边,是因为“他不需要和任何人分享曼弗雷德”。另一个人猜测:“我认为对他来说,情感依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刘易斯自己写道,“萨姆并不关心真正的动物”,事实上,是“一种预期价值的计算,而不是情感,促使他成为素食主义者”。



班克曼-弗里德确实有过亲密问题。据他的家人、朋友、同事、刑事辩护律师,甚至班克曼-弗里德自己说,部分原因是他对任何人、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感觉,包括对浪漫的爱情兴趣。



他的律师形容他经常在社交上挣扎,透露在高中时,班克曼-弗里德“意识到自己缺乏享乐,或者无法体验快乐或愉悦”。



正如萨姆所描述的那样,他经历负面情绪的方式和其他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既不极端,也不消极。但即使有非常好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也不会感到快乐、幸福或喜悦。”班克曼-弗里德刑事法庭的一份法庭文件写道。



班克曼-弗里德的律师补充说,这不是一种需要“治愈”的疾病或状况,而是他身份的“一个基本方面”。刘易斯转述了与班克曼-弗里德的一段对话,在对话中,班克曼-弗里德说,微笑是他“最奇怪”做不到的最重要的事情。



班克曼-弗里德从未结婚,也没有孩子,据刘易斯说,他曾两次把自己和公司总部搬到地球的另一端,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免对他的前女友、前同事、以及控方指控他的主要证人——阿拉米达(Alameda)首席执行官卡罗琳·埃里森(Caroline Ellison)做出承诺。



尽管长达一个月的复杂审判涉及数百件证物和近20名证人,但美国政府对他的指控在几个小时内就得到了一致的有罪判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最了解班克曼-弗里德的人的证词基础上的。这份名单包括他以前的高管、前室友和高中时最好的朋友。



因此,曼弗雷德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并开始体现在旁观者看来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存在,在这种存在中,与班克曼-弗里德最亲近的人是那些在监狱里决定他命运的人。



虽然班克曼-弗里德的父母在法庭上坚定地为儿子辩护,但相比之下,许多最了解赵长鹏的人都挺身而出为他辩护。赵长鹏的前妻,现任妻子,他五个孩子中的两个,以及几十名币安员工都写信给法官,请求宽恕。



“我是赵长鹏的工作合伙人,也是他三个孩子的母亲。”币安联合创始人、赵长鹏现任妻子何一(Yi He)在一份留言中写道,“虽然主流媒体试图将他描绘成一个邪恶的坏演员,但数百万社区用户和普通民众都将他视为行业英雄,因为他一直坚持正义。”



赵长鹏的前妻杨维青(Weiqing Winnie)称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人”,“从不欠别人钱,也没有任何负债”。杨维青补充说,赵长鹏对她和他们共同的孩子“照顾得很好”。他们的女儿蕾切尔·赵(Rachel Zhao)恳求法官“考虑她父亲的积极品质;不要仅仅通过这一件事来定义我父亲的性格,而是要考虑他的整体性格,”强调他是“最好的父亲”。



两人之间的差异还表现在他们展示自己的方式上。



赵长鹏保持着军人式的平头,而班克曼-弗里德则以标志性的、笨拙的卷发而闻名。赵长鹏在亚马逊上买衣服,但他的外表和举止都很保守。班克曼-弗里德同样选择了简单的着装(通常是宽松的t恤和工装短裤),无论在什么场合,他总是显得蓬头垢面。在审判开始时,班克曼-弗里德梳着新发型,穿着西装,但到审判结束时,他的卷发又变得狂野起来。赵长鹏在接受审判时身穿合身的海军蓝西装,系着浅蓝色领带,而班克曼-弗里德则穿着米黄色囚服。



但也许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对周围人的指挥。



赵长鹏有一种完美的专业人士的气质,对自己庞大的企业有着强烈的控制欲。班克曼-弗里德正在服用治疗神经发育障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药物,他寻求类似程度的控制,但他在证人席上承认犯了错误,部分原因是他不知所措。班克曼-弗里德的精神科医生向法官明确表示,如果没有处方药,班克曼-弗里德的症状会复发,并“严重影响他协助自己辩护的能力”。



路透社的报道发现,即使赵长鹏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将其招聘多元化,进入传统的金融和监管人才库,“赵长鹏对他的公司的严格控制并未减弱。”币安设立了70多个实体,据路透社报道,赵长鹏亲自控制了其中的大部分。



检察官同样通过证词和证据证明了他们的叙述,即班克曼-弗里德悄悄地继续对他的加密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发号施令。这些证据表明,他对自己建立的价值32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帝国的决策权是绝对的,所有的不法行为都源于班克曼-弗里德本人亲自参与或直接做出的决定。但与赵长鹏不同的是,班克曼-弗里德监管的是一个账簿混乱且伪造的组织,最终导致他创立的公司倒闭,并窃取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



然后是他们塑造自己公众形象的方式。



赵长鹏很注重隐私。他的恋人和孩子们提交的信件是对赵长鹏的个人交往的罕见的了解。他没有在主流媒体上为自己辩护,而是保持沉默,与联邦调查局合作。



班克曼-弗里德不顾所有律师的建议,在媒体闪电战中谈论了他的加密货币帝国的崩溃。其中许多陈述最终出现在美国政府在2023年10月和11月对他的成功审判中。



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法学教授兼副院长耶沙·亚达夫(Yesha Yadav)说:“班克曼-弗里德坚决不和解,违反了保释条件,频繁向媒体发表有利于自己的言论,即使在自己被判刑时,似乎也没有表现出真诚、发自内心的悔恨。”



亚达夫说:“赵长鹏在11月与司法部达成和解的部分考虑可能正是为了表明这一点——他的行为与班克曼-弗里德的无耻行为形成了深刻的对比。”



*说对不起的力量*


在西雅图,对赵长鹏的判决相对平静,气氛比班克曼-弗里德在法庭上的喧嚣要安静得多。



“这个程序看起来和感觉上都像是对华尔街高管的起诉。”前州和联邦检察官马克·比尼(Mark Bini)说。



赵长鹏还表达了他的悔恨,承认对自己的罪行负有责任,并告诉法官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这与班克曼-弗里德最后向法官提出的上诉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没有任何形式的真正认罪。



判处班克曼-弗里德25年监禁的法官刘易斯·卡普兰(Lewis Kaplan)在量刑听证会上指出,他从未听到班克曼-弗里德“对犯下可怕罪行表示过一句忏悔的话”,而且在他担任联邦法官的30年里,他“从未见过”像班克曼-弗里德的庭审证词那样的“表现”。



卡普兰说,如果班克曼-弗里德在检察官的盘问中没有“彻底撒谎”,那么他就是在“逃避”。



″班克曼-弗里德没有承担责任,而是将案件推向法庭,在那里他撒谎、作伪证,并以压倒性的证据被判有罪。”前联邦检察官尼玛·拉赫马尼(Neama Rahmani)告诉CNBC。



可以肯定的是,赵长鹏案和班克曼-弗里德案非常不同。



虽然班克曼-弗里德的商业帝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海市蜃楼,但赵长鹏的运作背后却充斥着可疑的商业策略。



班克曼-弗里德和FTX的其他领导人拿走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事实上,在对班克曼-弗里德的刑事审判期间,控方和辩方都认为,存放在FTX加密货币交易所的100亿美元客户资金失踪了,其中一些用于支付房地产、召回贷款、风险投资和政治捐款。他们还一致认为,是班克曼-弗里德在发号施令。



陪审团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一个意图问题:班克曼-弗里德是在故意用FTX客户的现金支付这些款项的过程中犯下了欺诈行为,还是他只是在过程中犯了一些错误?陪审员在几个小时的审议后决定,他在知情的情况下犯下了大规模欺诈行为。



美国政府对赵长鹏和币安的不满是不同的。



佩里说,币安与外国犯罪的联系,包括洗钱和违反国际金融制裁,是币安失败的关键。然而,它没有追究对客户资金的刑事欺诈行为——这是与班克曼-弗里德案的一个关键区别。



相反,该交易所受到了三项刑事指控,包括开展未经许可的汇款业务、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和共谋。币安同意美国政府没收25亿美元,并支付18亿美元的罚款,罪名包括允许非法行为者进行超过10万笔支持恐怖主义和非法毒品等活动的交易。



赵长鹏和其他人还被指控违反《银行保密法》,因为他们未能实施有效的反洗钱计划,并故意违反美国的经济制裁,“在没有实施美国法律要求的控制的情况下,故意从美国市场获利”。美国司法部建议法院对赵长鹏处以5000万美元的罚款。



拉赫马尼解释说,赵长鹏对洗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认罪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另一方面,班克曼-弗里德从客户那里偷钱,用于奢侈的个人开支。



″这就是为什么班克曼-弗里德被判的刑期比赵长鹏长得多。”拉赫马尼说。



洛杉矶公司法律师特雷·洛弗尔(Tre Lovell)说,与被判犯有诈骗罪的班克曼-弗里德不同,赵长鹏没有被指控犯有诈骗罪或其他应被判处更长刑期的罪行。



洛弗尔说:“此外,他给法官的信确实反映了悔恨,讨论了他做出的糟糕决定,并表明币安平台在他的指示下制定了严格的反洗钱控制措施。”



佩里说:“班克曼-弗里德的案件涉及欺诈和滥用客户资金的指控,这些指控通常被视为比合规失败(如反洗钱计划不足)更直接的欺诈行为,并对更广泛的个人造成经济损失。”佩里认为,虽然合规失败很严重,但可能被视为监管失败,而不是主动渎职。



他补充说:“欺诈行为直接破坏了信任,表明存在故意的不法行为,这可能导致更严厉的公众和司法反应。”



*钱决定一切*



与班克曼-弗里德不同的是,赵长鹏并没有因为自己创办的加密货币公司破产而失去财富。由于他与美国政府合作并认罪,他的资产没有被没收。



尽管赵长鹏被关进了监狱,但他在币安的控股权意味着他将继续成为当今加密货币领域最富有的人之一。据广泛报道,赵长鹏持有币安大约90%的股份,他的财富主要来自他在公司的股权。



根据加密市场数据公司CCData的数据,币安是迄今为止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2023年处理的交易量为18.1万亿美元。尽管自赵长鹏于2023年11月卸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币安的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41.6%,但该公司仍然是市场上的主导企业,领先于韩国交易所Upbit、总部位于迪拜的Bybit和美国巨头Coinbase。



Yadav表示,虽然币安被判犯有极其严重的指控,但它仍然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币安是盈利的,有偿付能力的,这意味着它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罚款。



另一方面,FTX仍在特拉华州的破产法庭上。



Yadav说:“FTX已经被揭露是一个犯罪企业,由于无法挽救任何品牌和使用价值,现在正走向清算。”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赵长鹏只承认了一项违反美国银行保密法(BSA)的指控,他被视为初犯,因此与联邦当局达成和解,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不放弃他在公司的利益,也不冻结资产。



“通常情况下,与犯罪活动没有直接联系的个人资产可能不会受到影响。”佩里说,“在他被监禁期间,他的资产也可以代他管理。”



这与萨姆·班克曼-弗里德的情况不同,他的加密货币帝国在2022年破产后,他的财富减少到零。



“关于赵长鹏的个人财富……他仍然能够保留他在币安的股份,并保持他的加密货币资产,这也为他的整体财富和净资产贡献了一个未知的,但实质性的数额。”CCData的研究主管约书亚·德沃斯(Joshua de Vos)通过电子邮件告诉CNBC。德沃斯说:“由于没有挪用公款或破产程序,赵长鹏不太可能像班克曼-弗里德那样看到自己的财富缩水为零。”



至于下一步,新任FTX首席执行官约翰·雷三世(John Ray III)和他的重组顾问团队将继续努力,收回现金、豪华房地产和加密货币,努力让客户变得完整。与此同时,班克曼-弗里德正在对判决提出上诉。



赵长鹏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他未来的雄心在于将区块链技术引入生物技术初创公司。



币安还没有走出困境。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没有参与该交易所与美国政府达成的43亿美元和解协议。与此同时,该交易所的两名雇员仍在尼日利亚的监狱中等待对该交易所涉嫌犯罪的审判。


【版权申明】友财网部分内容及图文转载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介绍及报道时事新闻所用。友财网不拥有版权,版权归版权持有人所有,如有版权方请联系我们删除!
字数:0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