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000-Mr杨打卡获得20积分
  • 飞龙工作室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平凡老师打卡获得10积分
  • 打卡获得10积分
  • 脉叶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筘2568幇8585提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0积分
  • 西瓜打卡获得2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5积分
  • ibtnews打卡获得15积分
  • 赢者有道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鲜辰王打卡获得15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20积分
  • daocaoren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万洲金业打卡获得10积分
  • huagege788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法豆小华ya打卡获得15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法豆小华ya打卡获得20积分
  • 等风有等你打卡获得10积分
  • 何小冰打卡获得10积分
  • 沃森机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我要打卡

严监管态势持续 年内18家信托公司合计被罚超6000万元
来源: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2021-12-29 15:54:55 18696
自资管新规发布以后,信托行业的监管态势日渐趋严,而合规经营也已成为目前信托行业的共识,尤其是在今年严监管态势下。《证券日报》记者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罚单统计,今年以来,截至12月26日,其中涉及信托机构的共有18起,罚没金额合计超6000万元。

自资管新规发布以后,信托行业的监管态势日渐趋严,而合规经营也已成为目前信托行业的共识,尤其是在今年严监管态势下。《证券日报》记者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罚单统计,今年以来,截至12月26日,其中涉及信托机构的共有18起,罚没金额合计超6000万元。


自资管新规发布以后,信托行业的监管态势日渐趋严,而合规经营也已成为目前信托行业的共识,尤其是在今年严监管态势下。《证券日报》记者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罚单统计,今年以来,截至12月26日,其中涉及信托机构的共有18起,罚没金额合计超6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年内信托罚单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金额上均远超往年。据悉,2020年全年有11家信托公司被罚,涉及总额逾1800万元;2019年有29家公司被罚,涉及总额达2700万元。  具体来看,四川信托罚款金额创下信托行业最高纪录,达3490万元。除此之外,华澳国际信托和建信信托紧随其后,分别被罚566万元和400万元。  从处罚原因来看,四川信托因存在1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罚,包括违规开展固有贷款及信托业务,资金流向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开展固有贷款业务;违规开展非标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等。  而华澳国际信托因违规承诺信托本金和收益、部分信托计划风险管控和后续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规引入非金融机构推介某信托计划等9项违规行为被罚;建信信托因2011年未经批准违规设立两家非金融子公司被罚。  除此之外,在被罚的信托公司中,也有公司先后两次收到罚单。例如兴业信托、中海信托半年内均收到两张罚单。其中,兴业信托因未有效落实尽职管理职责、未严格落实核保内控要求等问题被罚,两次合计罚款380万元;中海信托则因内控措施问题、两项业务统计错误问题被罚,两次合计罚款120.2万元。  对此,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年内信托机构受处罚的原因主要集中在委托推介机构管理、信息披露、产品和业务合规、公司治理等方面。  魏广林进一步表示,随着近年来信托产品不断逾期、爆雷,监管部门也在逐步出台相关管理措施,并加强对信托行业的监管处罚力度。因此后续类似的监管措施会规范化、常态化。  距离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仅剩不到一周的时间,信托行业向更高质量转型及合规发展依然面临不小挑战。对此,北京财富管理行业协会特约研究员、内蒙古银行战略研究部总经理杨海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部分信托公司转型仍面临三个难点:一是存量业务风险拖后腿,从而无力拓展新业务;二是业务资质限制,按照监管规定,新业务开办与监管评级、公司资本实力、净资本管理能力相挂钩,部分信托公司风险暴露、资本金实力不足,评级下调,因此难以推出新业务;三是传统业务结构下的人员素质无法适应业务转型。  杨海平指出,信托行业对员工素质要求较高。资管新规下,对信托行业资金端、资产端均产生了影响,部分原有业务模式不成立,新业务模式对业务团队、风控团队的要求更高。部分信托公司面临着“旧业务不能做,新业务不会做”的窘境,队伍重建压力较大。  因此杨海平建议,应该将信托业转型、高质量发展纳入整个金融机构深化改革的框架下。一是推进信托公司兼并重组及增资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者;二是利用市场化、法制化推进存量风险化解,打好存量风险化解攻坚战;三是围绕实体经济需要,围绕客户财富管理需要,推进业务创新;四是积极推进管理提升,包括战略管理、风险管理、薪酬激励机制等。


值得注意的是,年内信托罚单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金额上均远超往年。据悉,2020年全年有11家信托公司被罚,涉及总额逾1800万元;2019年有29家公司被罚,涉及总额达2700万元。


具体来看,四川信托罚款金额创下信托行业最高纪录,达3490万元。除此之外,华澳国际信托和建信信托紧随其后,分别被罚566万元和400万元。


从处罚原因来看,四川信托因存在1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罚,包括违规开展固有贷款及信托业务,资金流向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开展固有贷款业务;违规开展非标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等。


而华澳国际信托因违规承诺信托本金和收益、部分信托计划风险管控和后续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规引入非金融机构推介某信托计划等9项违规行为被罚;建信信托因2011年未经批准违规设立两家非金融子公司被罚。


除此之外,在被罚的信托公司中,也有公司先后两次收到罚单。例如兴业信托、中海信托半年内均收到两张罚单。其中,兴业信托因未有效落实尽职管理职责、未严格落实核保内控要求等问题被罚,两次合计罚款380万元;中海信托则因内控措施问题、两项业务统计错误问题被罚,两次合计罚款120.2万元。


对此,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年内信托机构受处罚的原因主要集中在委托推介机构管理、信息披露、产品和业务合规、公司治理等方面。


魏广林进一步表示,随着近年来信托产品不断逾期、爆雷,监管部门也在逐步出台相关管理措施,并加强对信托行业的监管处罚力度。因此后续类似的监管措施会规范化、常态化。


距离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仅剩不到一周的时间,信托行业向更高质量转型及合规发展依然面临不小挑战。对此,北京财富管理行业协会特约研究员、内蒙古银行战略研究部总经理杨海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部分信托公司转型仍面临三个难点:一是存量业务风险拖后腿,从而无力拓展新业务;二是业务资质限制,按照监管规定,新业务开办与监管评级、公司资本实力、净资本管理能力相挂钩,部分信托公司风险暴露、资本金实力不足,评级下调,因此难以推出新业务;三是传统业务结构下的人员素质无法适应业务转型。


杨海平指出,信托行业对员工素质要求较高。资管新规下,对信托行业资金端、资产端均产生了影响,部分原有业务模式不成立,新业务模式对业务团队、风控团队的要求更高。部分信托公司面临着“旧业务不能做,新业务不会做”的窘境,队伍重建压力较大。


因此杨海平建议,应该将信托业转型、高质量发展纳入整个金融机构深化改革的框架下。一是推进信托公司兼并重组及增资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者;二是利用市场化、法制化推进存量风险化解,打好存量风险化解攻坚战;三是围绕实体经济需要,围绕客户财富管理需要,推进业务创新;四是积极推进管理提升,包括战略管理、风险管理、薪酬激励机制等。


【郑重声明】本文由友财网用户上传并发布,友财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友财网立场。未经作者许可 ,不得转载。
字数:0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