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247105868打卡获得10积分
  • 哲鑫法援维权打卡获得10积分
  • 罗雪峰打卡获得20积分
  • 阿飞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罗雪峰打卡获得20积分
  • 致胜法援4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15积分
  • 李毅维权打卡获得15积分
  • 方鱼打卡获得20积分
  • 西南方向打卡获得10积分
  • hbs1628打卡获得10积分
  • 哲鑫法援维权打卡获得20积分
  • hbs1628打卡获得15积分
  • 小纯顾问打卡获得20积分
  • 墨子打卡获得10积分
  • xiao春春打卡获得2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利刃尚辉2打卡获得20积分
  • 校長打卡获得15积分
  • 大树打卡获得15积分
  • 佟壮打卡获得10积分
  • 哲鑫法援打卡获得10积分
  • 叶子法援吖打卡获得20积分
  • 15671192726打卡获得10积分
  • 张尧浠 打卡获得20积分
  • 小凡追损咨询顾问打卡获得15积分
  • 17343557141打卡获得10积分
  • 哲鑫法援打卡获得15积分
  • coco1打卡获得15积分
我要打卡

监管首次针对“首月0元保费”亮剑 水滴、微医接罚单 互联网保险发展正步入新阶段
来源:  财联社 2021-11-10 13:32:42 18610
银保监会昨日公布了对水滴保险经纪以及微医保险经纪的两张罚单,指出二者均存在按照“首月0元”、“首月3元”销售保险产品的情况,属于“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规。

【友财网外汇资讯】-银保监会昨日公布了对水滴保险经纪以及微医保险经纪的两张罚单,指出二者均存在按照“首月0元”、“首月3元”销售保险产品的情况,属于“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规。


【友财网外汇资讯】-银保监会昨日公布了对水滴保险经纪以及微医保险经纪的两张罚单,指出二者均存在按照“首月0元”、“首月3元”销售保险产品的情况,属于“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规。  接近水滴保险经纪的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处罚金额是根据业务收入的相应比例确定的,目前 “首月X元”的销售模式全行业早已停止,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新模式。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对于首月“零首付”“低首付”,显示了过往要倒查,未来不再有的决心。“首月0保费”,只是互联网强监管升级的一个侧影。随着互联网乱象自查的启动、互联网保险新规的出台,互联网保险业务已经步入整治、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套利空间逐步被挤出,消费者权益保护也将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水滴因“首月0元”收百万元罚单 微医也被处罚  罚单指出,水滴保险经纪在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间实际销售安心财险相关医疗险产品时,按“首月0元”“首月3元”收取,但安心财险在银保监会备案的是每期缴纳保费应相同。此外,2019年3月至2019年6月水滴保险经纪在销售太平财险相关医疗险产品时,实际按照“首月3元”收取,而太平财险上述产品在银保监会备案的是“按月缴费(首月投保0元,其余分11期支付)”。  因此,水滴保险经纪上述行为属于“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均违反《保险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罚单对水滴保险经纪共处100万元罚款,并对时任水滴经纪总经理杨光警告并罚款10万元、时任水滴经纪精算部负责人张强警告并罚款10万元。  此外,微医保险经纪在销售安心财险相关产品时,宣传和实际收费均按照“首期0元”或“首期3元”进行,但根据安心财险上述产品在银保监会备案,首期不应为0元或3元。微医保险经纪同样违反了《保险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  银保监会对微医保险经纪做出10万元罚款,对时任微医经纪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周雪警告并罚款1万元。  为何水滴保险经纪与微医保险经纪处罚金额相差巨大?接近水滴保险经纪的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处罚金额是根据业务收入的相应比例确定的。监管处罚的事项发生在2019年及以前,“首月X元”的销售模式全行业早已停止,目前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新模式。  “首月0元”等易产生诱导消费 互联网保险需遵循金融规律  不久前的10月21日,银保监会消保局专门发出《关于防范保险诱导消费的风险提示》,提醒消费者清晰地认识到“免费”是诱导,极有可能暗藏陷阱和风险。  银保监会认为,从保险产品本身看,上述宣传未全面展示保费缴纳整体情况,实际上是将保费分摊至后期,消费者并未真正享受到保费优惠。从营销方式看,营销片面强调“首月0元”,却未对保费缴纳整体情况、保险责任等重要内容充分提示,易使消费者忽视产品重要信息。加之一些广告界面设置不规范,故意诱导消费者勾选“购买”“领取”“自动续费”等选项,侵害消费者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  除了进行风险提示,今年10月22日,银保监会还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在经营主体方面,对保险机构技术能力、运营能力和服务能力提出明确要求,重点解决消费者反映突出的找不到退保页面、找不到投诉入口、退市产品查不到保单、买的快退的慢等服务问题。在产品开发方面,从源头上规范了首月“0”元、长险短做等销售误导问题,以及退保高扣费、健康告知晦涩难懂等投诉集中问题。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秘书长商敬国也指出,互联网思维在保险行业行不通,必须要遵循金融规律。“寿险业务的复杂性,使得数字化转型难度很大,但应该根据业务模式的现实情况去转型,数字化转型不能忽视寿险业务金融性。”  互联网保险进入新阶段 业内积极研究探索新模式  资深律师陈劲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监管对于首月“零首付”“低首付”,过往要倒查,未来不再有。“首月0保费”,只是互联网强监管升级的一个侧影。随着互联网乱象自查的启动、互联网保险新规的出台,互联网保险业务已经步入整治、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套利空间逐步被挤出,消费者权益保护也将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实际上,互联网保险正迎来强监管。自2020年底以来相继出台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对过去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保险业务暴露出来的问题和风险隐患进行了围堵和规范。  多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随着相关监管文件的出台,互联网保险市场将在明年迎来洗牌,业内保险公司正积极探索互联网保险新业务模式。某大型互联网保险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政策收紧、规范互联网保险业务发展,明确门槛、规范销售、严格服务,对大小公司的要求是一致的。同时,互联网保险以渠道业务为主,渠道成本收入模式对于推动意愿很关键。


接近水滴保险经纪的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处罚金额是根据业务收入的相应比例确定的,目前 “首月X元”的销售模式全行业早已停止,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新模式。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对于首月“零首付”“低首付”,显示了过往要倒查,未来不再有的决心。“首月0保费”,只是互联网强监管升级的一个侧影。随着互联网乱象自查的启动、互联网保险新规的出台,互联网保险业务已经步入整治、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套利空间逐步被挤出,消费者权益保护也将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水滴因“首月0元”收百万元罚单 微医也被处罚


罚单指出,水滴保险经纪在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间实际销售安心财险相关医疗险产品时,按“首月0元”“首月3元”收取,但安心财险在银保监会备案的是每期缴纳保费应相同。此外,2019年3月至2019年6月水滴保险经纪在销售太平财险相关医疗险产品时,实际按照“首月3元”收取,而太平财险上述产品在银保监会备案的是“按月缴费(首月投保0元,其余分11期支付)”。


因此,水滴保险经纪上述行为属于“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均违反《保险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罚单对水滴保险经纪共处100万元罚款,并对时任水滴经纪总经理杨光警告并罚款10万元、时任水滴经纪精算部负责人张强警告并罚款10万元。


此外,微医保险经纪在销售安心财险相关产品时,宣传和实际收费均按照“首期0元”或“首期3元”进行,但根据安心财险上述产品在银保监会备案,首期不应为0元或3元。微医保险经纪同样违反了《保险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


银保监会对微医保险经纪做出10万元罚款,对时任微医经纪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周雪警告并罚款1万元。


为何水滴保险经纪与微医保险经纪处罚金额相差巨大?接近水滴保险经纪的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处罚金额是根据业务收入的相应比例确定的。监管处罚的事项发生在2019年及以前,“首月X元”的销售模式全行业早已停止,目前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新模式。


“首月0元”等易产生诱导消费 互联网保险需遵循金融规律


不久前的10月21日,银保监会消保局专门发出《关于防范保险诱导消费的风险提示》,提醒消费者清晰地认识到“免费”是诱导,极有可能暗藏陷阱和风险。


银保监会认为,从保险产品本身看,上述宣传未全面展示保费缴纳整体情况,实际上是将保费分摊至后期,消费者并未真正享受到保费优惠。从营销方式看,营销片面强调“首月0元”,却未对保费缴纳整体情况、保险责任等重要内容充分提示,易使消费者忽视产品重要信息。加之一些广告界面设置不规范,故意诱导消费者勾选“购买”“领取”“自动续费”等选项,侵害消费者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


除了进行风险提示,今年10月22日,银保监会还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在经营主体方面,对保险机构技术能力、运营能力和服务能力提出明确要求,重点解决消费者反映突出的找不到退保页面、找不到投诉入口、退市产品查不到保单、买的快退的慢等服务问题。在产品开发方面,从源头上规范了首月“0”元、长险短做等销售误导问题,以及退保高扣费、健康告知晦涩难懂等投诉集中问题。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秘书长商敬国也指出,互联网思维在保险行业行不通,必须要遵循金融规律。“寿险业务的复杂性,使得数字化转型难度很大,但应该根据业务模式的现实情况去转型,数字化转型不能忽视寿险业务金融性。”


互联网保险进入新阶段 业内积极研究探索新模式


资深律师陈劲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监管对于首月“零首付”“低首付”,过往要倒查,未来不再有。“首月0保费”,只是互联网强监管升级的一个侧影。随着互联网乱象自查的启动、互联网保险新规的出台,互联网保险业务已经步入整治、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套利空间逐步被挤出,消费者权益保护也将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实际上,互联网保险正迎来强监管。自2020年底以来相继出台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对过去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保险业务暴露出来的问题和风险隐患进行了围堵和规范。


多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随着相关监管文件的出台,互联网保险市场将在明年迎来洗牌,业内保险公司正积极探索互联网保险新业务模式。某大型互联网保险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政策收紧、规范互联网保险业务发展,明确门槛、规范销售、严格服务,对大小公司的要求是一致的。同时,互联网保险以渠道业务为主,渠道成本收入模式对于推动意愿很关键。


【郑重声明】本文由友财网用户上传并发布,友财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友财网立场。未经作者许可 ,不得转载。
字数:0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